您当前位置:清风株洲网 >> 廉政教育 >> 勤廉风采 >> 浏览文章

欧阳友权:永远做“农民的儿子”

发布时间:2014/5/12 9:53:40 点击数: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欧阳友权:永远做“农民的儿子”

2012年,炎陵县策源乡首个杜鹃花节来临时,站在盛开的杜鹃花前,欧阳友权笑得很开心。

 

    坐落于湖南省炎陵县境内的酃峰,是有名的湖南第一峰。这里山峦重叠,沟谷纵横,是远近闻名的“杜鹃花之乡”。

    2013年2月16日,酃峰下的策源乡刚下过几天雨,满山一片泥泞。一大早,山岗上就聚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干部群众,他们冒着严寒来到这里,是为了送炎陵县策源乡原纪委副书记欧阳友权最后一程。2013年2月12日,这位深受当地干部群众爱戴的基层纪检监察干部,因患肝癌离开了人世,终年43岁。

    一位普通基层纪检监察干部的离去,为何让当地干部群众如此感到悲伤?他到底为百姓做了些什么?让我们沿着欧阳友权“为了满山杜鹃红”的生命轨迹,到酃峰的山水间寻找那朴素动人的答案……

    “你把群众当亲人,群众就会把你当亲人”

    1992年,22岁的欧阳友权来到湖南省炎陵县酃峰下的策源乡工作。他从办事员做起,一步步干到乡纪委副书记。职位虽然发生了变化,但他对百姓的情义始终没变。他经常说:“我是农民的儿子,知道百姓生活的艰辛,愿意终生为他们做好服务。”20多年来,欧阳友权夏顶骄阳、冬迎寒雪,起早贪黑,不知在全乡11个村、67个村民小组跑了多少遍!

    如今,欧阳友权永远地离开了他牵肠挂肚的策源百姓,离开了他深情专注的这片土地,但他夹着油纸伞的匆忙身影、走村串户时的灿烂笑容,却永远留存在干部群众的记忆里。

    对策源乡梨树洲村80多岁的王海莲老人来说,欧阳友权的离去是一个不小的打击。老人所在的梨树洲村是湖南省海拔最高的村庄,也是株洲市当时唯一没有通电的村庄。多少年来,欧阳友权坚持带着米面、茶油、药品到梨树洲看望老人,每次他都要仔细查看老人的房屋是否漏雨,摸摸被子是否暖和,米桶还剩多少米……

    2004年冬天,王海莲老人得了一场急病,需要赶紧送往山下的医院救治。梨树洲村山高坡陡,当时又没有通车。欧阳友权得知消息后,连夜赶到梨树洲村,背着老人步行100多里山路,送到炎陵县医院,让老人得到了及时治疗。

    2008年南方那场冰冻,让多个省份严重受灾。王海莲老人的房子同样没有幸免,大雪融化后,房顶出现了大面积漏雨。欧阳友权得知情况后,立即自掏腰包买好材料,连夜带着两名干部赶到山上,帮老人把房屋修好。

    “欧阳书记总穿着那身迷彩服,我们老远就能认出来。”梨树洲村主任罗陈章说,有一年秋天,梨树洲村被山洪冲毁了不少房屋,欧阳友权冒雨上山为群众发救灾款,大家都劝他雨停了再走,可他说还要赶着给别的村发放救灾款,披着蓑衣冒雨下山了!

    只要想起欧阳友权,策源乡敬老院90多岁的老红军王连秀,就会情不自禁地眼眶湿润。她一直患有冠心病和风湿关节痛,而且左腿在黄洋界战斗中负过伤,平时走路不方便。欧阳友权时常带着药品到敬老院看望老人。前年冬天,欧阳友权去看望王连秀时,老人说脚很冷,他就赶紧端来热水为老人洗脚。老人洗完脚后还说冷,他便一把将老人的双脚放进自己的胳肢窝里,顿时一股暖流融遍了老人全身……

    如今的王连秀老人,经常默默眺望着山岗上那片墓地喃喃自语:“我有两床新棉被,一直没舍得盖,愿想着要是友权不嫌弃,就留给他,没想到他却走在我前头了……”

    近年来,欧阳友权先后与策源乡17个困难家庭结成帮扶对象。每每看到这些满头白发、满脸皱纹的沧桑老人,他就会想起自己的父母,就会情不自禁地去帮助和照顾他们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只要你把群众当亲人,群众就会把你当亲人;你为群众做实事办好事,群众就会永远记住你。”

    “原则问题松一寸,群众利益少一尺”

    对待百姓,欧阳友权满腔热情、无微不至;对待纪检监察工作,欧阳友权坚持原则、秉公执纪。近年来,欧阳友权先后多次被评为市、县“党风廉政建设先进个人”。

    策源乡企业办主任朱品先至今还记得那一幕:办公室里,一个40多岁的村民,拿着两包芙蓉王烟与欧阳友权推来推去。只欧阳友权说,“只要符合政策,不管你是谁,我都会给你办;如果不符合政策,别说两包烟,就是两条烟,我也不会给你办。”那个村民了后,留下一句“这样的干部蛮好”,喜滋滋地走了。

    “公是公,私是私,公私要分明。”欧阳友权经常说,要别人按章办事,自己首先得以身作则。2009年,一位与欧阳友权有过交情的村支书因沉迷赌博,挪用2万元公款,被策源乡纪委立案调查。这位村支书得知欧阳友权负责此案后,立即带着礼品找上门来,求他手下留情。欧阳友权不仅拒收了礼品,还将此案一查到底,最终那名村支书被撤职,挪用的公款全部被追回。

    2009年3月,策源乡决定在集镇建一个农贸市场,欧阳友权负责对工程进行监督管理。消息传出,他的办公室顿时热闹起来。有送礼的,有托人打招呼的……还有人拎着礼品直接找到他,说要承包建设工程,并允诺事成后必有重谢。欧阳友权一概回绝:“ 这个项目不仅要公开招标,还要定期检查管理,确保工程质量万无一失。”

    只要涉及群众利益,哪怕问题再小,欧阳友权也会坚持原则,一管到底。修建梨树洲公路时,欧阳友权负责整个工程的监督管理。尽管他一再叮嘱监理人员严把质量关,决不能让新建公路成为“豆腐渣”工程,但开工不久还是接到群众举报:梨树洲公路黄草段存在偷工减料问题。

    接到举报后,欧阳友权立即赶到修路现场,指着铺好的路面质问施工负责人:“底下铺了石料吗?”见该负责人吞吞吐吐,他找来一把铁镐,朝路面一顿猛挖,一直挖到半米多深,也没看见里面有石料,欧阳友权当即责令该路段返工重修,并对那名施工负责人进行了处理。事后,他在日记中写道:“原则问题松一寸,群众利益就要少一尺。”

    2012年夏天,策源乡平湖村村民赖任香家的房屋在暴雨中轰然倒塌。危急之时,欧阳友权带人将她一家老小从废墟中救出。随后,欧阳友权为她家争取建房救济款,还和乡亲们一起帮她家重建了新房。赖任香一直想请他家里吃顿饭,表示感谢,可欧阳友权总以工作忙来推辞。

    说欧阳友权生病住院了,赖任香赶紧抓一只自家养的老母鸡,到医院看望他。礼薄情意重,要是不收下,就可能冷落一片心意。拗不过赖任香的坚持,欧阳友权只好含泪收下这份沉甸甸的礼物,同时塞给赖任香孩子200元钱。

    “将我埋在山岗上,愿随杜鹃守故乡”

    2011年底,欧阳友权被确诊为肝癌、胃癌晚期。为了不影响工作,他一再拒绝手术治疗,后来由于病情恶化,一度昏迷不醒,才被送到长沙治疗。欧阳友权醒来后,第一件事就是要求转回炎陵县中医院治疗。

    其实,欧阳友权的身体之前早就发出了“警报”。策源乡人大主席刘李德记得,几年前他与欧阳友权一同下村办案时,就说他经常胃痛,有时痛得整个晚上都睡不着。刘李德多次劝他去医院检查,可他总说:“一点小毛病,忍忍就没事了。”

    “井冈山的太阳,黄洋界的风,酃峰下雨像过冬。”为了帮助梨树洲村的百姓脱贫致富,刚出院的欧阳友权带着村干部跑遍了酃峰。经过实地调研,他认为,海拔1650米的梨树洲村,非常适合种植玛卡药材,由于其年均气温在18度以下,还适合养殖有“水中大熊猫”之称的中华鲟。于是,他为梨树洲村描述了一幅致富蓝图:山坡上种玛卡,水里养殖中华鲟,春冬季采挖竹笋……

    2012年春天,策源乡首次举办梨树洲国际杜鹃花节。当时欧阳友权的病情已经恶化,大伙都劝他在家好好休息,可他根本不进去,“这是梨树洲首次举办国际旅游节,我怎么能落下呢!”凭着这股执拗的劲头,他一直坚持到杜鹃花节结束。

    也许是太劳累了,杜鹃花节后不久,欧阳友权的病情进一步恶化,再次昏迷不醒,被送到重症监护室治疗。“我的时间不多了,趁早把杜鹃花节方案改一改。”他醒来后,还是放不下手头的工作。在妻子邹文华的搀扶下,欧阳友权坐起来,一笔一笔修改2013年杜鹃花节方案。妻子邹文华没有阻拦,她知道,这是丈夫最后的心愿了!

    2013年2月12日,欧阳友权带着未了的心愿,永远离开了。两天后,他的遗书被送到策源乡党委书记万志雄手中:“请将我埋在梨树洲的山岗上,愿随杜鹃守护故乡……”遗书里还夹着300元钱,这是欧阳友权最后一次交的党费。万志雄唏嘘不已:“没想到友权走得这么快。前几天去看他时,还跟我讨论今年杜鹃花节的方案……”

    现在,欧阳友权曾包村13年的梨树洲村,不仅修通了公路,联通了电网,还建起了星罗棋布的农家乐小院,吸引来了摩肩接踵的外地游客。欧阳友权的愿望实现了,老百姓的日子红火了,但这位为实现梨树洲村的致富梦,不知付出多少心血的基层纪检监察干部,却永远只能停留在村民的怀念里。

    又是一年春天,酃峰下的山岗上,漫山遍野的云锦杜鹃绛红欲滴、竞相争艳……(华山 周卫明 吴志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