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清风株洲网 >> 廉政教育 >> 以案释纪 >> 浏览文章

不“干净”的环保局长

发布时间:2018/4/4 15:01:33 点击数: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——株洲县环保局原局长周恒立违纪案剖析

“回想自己的犯罪经历,我悔恨不已,可惜世界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。我愿意伏法,但请组织和领导不要抛弃我,请救救我……”铁窗之下,周恒立戴着冰冷的手铐写下悔过书,已然泣不成声。

2017年10月14日,株洲县第十次党代会代表、县委委员、环保局原局长周恒立因涉嫌贪污、受贿、单位受贿被株洲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。

作为株洲县历史上曾经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之一,周恒立长期间沉迷期货交易,深陷期货 “泥潭”无法自拔。面对理财亏损,周恒立收受贿赂用于“止损”,甚至把单位财务当做私人“钱包”随意“提款”,最终用一扇铁窗代替了人身自由,同时也在他的政治生涯上画上了一个沾满污点的“句号”。

深陷期货“泥潭”贪污90万公款

周恒立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,从小很能吃苦1989年,他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株洲县原仙井乡担任乡团委书记,成了令人羡慕的国家干部。因工作成绩突出,年仅26岁的周恒立升任团县委书记,成为当时株洲县最年轻的正科级领导干部之一。

此后,周恒立历任乡党委书记、县旅游局长、县政法委副书记、县环保局长等职务,在正科级领导岗位上工作了21年。然而,这位受党培养教育多年的领导干部却从2011年开始就没把心思花在工作上,执着的“迷恋”上了期货理财。

“周恒立被隔离审查的当天上午,他还在他办公电脑上操作过期货交易,可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当天下午就失去了人身自由。”办理该案的原检察院反贪局干部介绍,从周恒立的期货账户与关联的银行卡流水上看,近7年他几乎每天都会浏览、操作期货交易。看着他账户上数百万的巨额亏损,数字触目惊心,这可都是“真金白银”。

面对个人亏损,周恒立想“力挽狂澜”扭亏为盈,但是他没有本钱,于是动起了歪脑经。他开始收受贿赂用来填补亏损;他还利用职权滥发津补贴,把津补贴用于填补亏损;他甚至把单位的财务当成了自己私人的“钱包”,编造各种理由,拿公款填补亏损。此时的周恒立变成了彻头彻尾的“赌徒”,亏得越多就越要搞钱“搏回来”,止损成为了他精神上的“魔魇”,结果期货亏损的窟窿越来越大,以致他无法自拔。

悔过书里,周恒立写了这样一段话:“我由于长期投资证券期货,没有风险意识,投入的资金‘血本无归’,导致我的世界观、价值观迷失扭曲了。我没有经得住金钱的诱惑,没坚守住法律的底线,收受环保项目施工单位送的钱财,从最初的一千、二千到后来的上万元,最大的一笔10万元,我都收下了,后来都投入到证券期货投资上亏损了。由于想在期货投资中搏回亏损,我安排环保局财务人员将公款存入或转账到我的个人银行账户共90余万元,这些钱后来我都投入到个人证券期货投资上亏损了。”

台上反腐,台下腐败

表态多、调门高,行少、落实差,这是党中央对“两面人”的生动刻画,而这样的描述用来形容周恒立则再恰当不过。

20143月28日,株洲县环保局召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,环保局会议记录本上记录着时任县环保局党组书记、局长周恒立这样一段讲话:局班子成员要带好头、做榜样、当标杆,对照工作需要及群众期盼查找和解决问题,着力解决理想信念、思想意识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;遵守党内政治生活纪律,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方面存在的问题以及“四风”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。

而令人讽刺的是,2017年4月12日,株洲县委第一巡察组对县环保局开展巡察,发现周恒立在任期间,县环保局存在党的领导弱化、党建流于形式、规矩意识不强、存在“山头主义”现象等突出问题,以及违规发放津补贴、收受红包礼金、套取专项资金等多条问题线索。

参与调查的执纪干部介绍,周恒立台上高喊反“四风”,台下却抽着100块一包的“和天下”香烟;会上说要解决好群众期盼的问题,会后却向被管理对象收取服务费;表面上喊遵守党内纪律规定,私底下却收受贿赂、大搞贪污。群众路线教育实践动员会上的讲话成了周恒立嘴上的“套词”、表态的“谈资”。

该案在调查初期,县纪委曾经给过周恒立多次主动交代违纪违法事实的机会,希望他能“坦白从宽”。但此时周恒立还在继续玩“两面派”,他在自己办公室大喊会配合调查,全部向组织坦白,到了谈话室后却坚持称自己没有个人问题,更不存在贪污、受贿。

然而,当一项项证据罗列在他面前时,他最终失去了“坦白从宽”的机会,“自首认定”,成为了他不敢再想的奢望。

一人腐败引发“蝴蝶效应”

贪欲之手一旦伸出,便难收回。一把手周恒立的走歪将一群人带入了歧路。在周恒立案件的背后,牵出了一起县环保局17名领导干部参与腐败的“窝案”,4名时任班子成员“全军覆没”,10余名二级机构负责人被悉数问责。

周恒立担任县环保局局长期间,该局以“环境监测费”的名义向7家项目建设商以及关闭、关停企业分11次收取费用200多万元,并存入了二级机构“环境监测站”财户,而这个账户就成了环保局的“小金库”、“福利社”。

参与巡察的干部坦言,当看到“环境监测站”的记账凭证时,大家被如此的“任意妄为”震惊了。年终总结会、家属座谈会、春节值班、春节交通、6.5世界环境日以及各类加班值班,只要能想到的名义,环保局都能从“小金库”中开支用来超标准、超范围发放补贴。与此同时,环保局以“项目协调”名义用来开支的费用高达百万之巨。

巡察干部不禁疑惑,如此大的违规开支,环保局怎么做得了账?

“想尽办法找发票冲抵。”这是周恒立在接受讯问时反复讲的一句话。数千元一张的烟酒店发票、上千元一张的会所消费发票、百余张500至1000元不等连号的发票频频出现。

看着各种理由的报账发票,巡察干部惊叹“这几乎是只要是发票就可以拿来报销”。

不仅如此,周恒立等人在收受红包礼金上也是“尽心尽力”。环保局班子成员、二级机构负责人等13人在进行环境影响评价、“三同时”验收工作时,以“专家评审费”名义收受红包礼金共230余次,金额近11万元。当同一天有多地要进行环评、验收时,周恒立等人为了避免收红包会“撞车”,甚至“创新”收红包方式,由一人代收后再分发给相关人员。向被服务对象收红包已俨然成为他们的“规定动作”,党性意识、纪律规矩荡然无存。

“我负有领导责任。”悔过书里,周恒立用这句话对他在任时县环保局的“乱象”作了结尾。

“干净”是一个党员干部安身立命、务实进取的根本。而身为县环保局“头雁”,周恒立解掉了党性的“拴马绳”,松掉了党纪“紧箍咒”,彻底把“雁群”带偏了方向,也把自己送进了监房。

在他身上,信念败给了金钱,初心迷失在期货。他的“不干净”不仅让自己失去了前途、自由,还让自己的家庭、亲人蒙受痛苦,更让单位、国家遭受巨大经济损失,教训之深刻足以警示广大党员干部。(株洲县纪委监委)

来源:本站原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