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清风株洲网 >> 互动交流 >> 创作展演 >> 浏览文章

【第二届清风株洲廉洁文化创作•文学作品】一根黄瓜的教诲

发布时间:2018/8/16 10:23:12 点击数: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。”这句话是儿时父亲对我说的,至今深刻影响着我。

儿时,地里的茅草根,田边的插田泡,山上的茶片,都是我们的美味。园里的桔子从来等不到成熟,还在“青青岁月”就进了我们的肚子。菜地里,西红柿只要刚刚露出点点粉红,就会被我们的火眼金睛发现,生吃又酸又甜。

最诱人的还是那一条条或青或黄,挂在瓜篱上嵌在绿叶间的黄瓜了。母亲总想把黄瓜留着长大点做菜吃,可我们几姐弟哪有那耐性等待,再说,黄瓜生吃的味道岂是一道菜可以比拟的。所以,我家的黄瓜从来没有长大过。

【第二届清风株洲廉洁文化创作•文学作品】一根黄瓜的教诲 

大伯伯家的黄瓜就不一样,总是挂在瓜篱上老长老长了还不摘。大伯伯当医生,他家有白糖、有粮票、有绿豆、甚至还有冰棒票发。堂哥堂姐她们从不馋嘴这些菜地里的“水果”,我们三姐弟对着他家的菜园子早就垂涎三尺了。终于在一个午后,在姐姐的怂恿下,趁着父母不在家之机,我们向大伯伯家的菜园子“挺进了”……

父亲对我们的教育一向很严,平时哪怕别人给我们什么东西,父亲不点头,我们是不敢接的。母亲派我们出去捡的稻穗,都被父亲交到了生产队。大伯伯家的黄瓜挂在瓜篱上实在太久了,每天对着我们炫耀,从花开到花谢,从小黄瓜到大黄瓜,一条条地挺着,好像我们不去摘,就是怕了它们还是咋的!

大伯伯家的菜园子好大,红的西红柿,紫的茄子,绿的豆角,还有很多叫不出名的青菜。我们的目光当然全聚焦在黄瓜上。黄瓜真多呀,长的短的,挂满了瓜篱。我和弟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扑上去,姐姐厉声喝住了我们,压着嗓子说“我们三个人只许摘一根,摘多了,大伯伯会发现,状告到父亲那里,少不了挨一顿板子。”父亲的板子那绝对是重量级的,按父亲的话说就是“不痛记不得事!”我和弟弟不敢伸手了,姐姐挑了一条躲在瓜叶间的不大不小的黄瓜,轻轻地摘了下来。三姐弟偷偷地跑回了家,偷偷地把黄瓜藏在了房间角落。父亲的威严我们是领教过多次的,即使弟弟再调皮,即使父亲再溺爱体弱多病的我,在“偷”字上,父亲是绝对可以对我们下“毒手”的。昔日挂在瓜篱上的黄瓜像闪着金光,灿烂得耀了我们的眼,房间角落的那一条,此刻,我们却觉得是烫手的山芋,居然都不敢吃。

父亲发现了,什么也没说。找来一根绳子,吊住黄瓜,挂在堂屋中央,喊来大伯伯,叫出我们三姐弟,脸色阴沉得可怕,一声“跪下!”我们姐弟三双膝盖齐刷刷地跪在了黄瓜前。从那天开始,我们三姐弟,晨起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黄瓜下跪,一直跪到吃午饭,吃过午饭继续跪,一直跪到吃晚饭。第二天起来继续跪,任何人不许说情,说情者都会挨父亲一顿训斥。我不知道我们到底跪了多少天,只知道跪得膝盖肿了,疼得走不了路了,那根黄瓜也黄了,后来干瘪了……父亲才在一个弟弟发烧的日子,丢下一句“不是我们的东西不能要!更何况是偷!”之后,才结束了对我们的惩罚。

从那以后,我们三姐弟无论面对别人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纵然再心动,不是自己的也诚然不会接受。父亲仅仅陪伴了我五年,很多人都说父亲迂腐,我连父亲的模样都不记得了,但父亲对我的教诲却铭记终生。也许,很多人会说,我的父亲教育我们的是不能偷,但只要不是自己的东西或自己应得的东西,对于我们来说,都算偷。

姐姐担任妇联主任多年,从不接受请吃和送礼。有人说,她这么多年都没能往上升,是因为她太清廉。姐姐说,这么多年,她还能稳坐那个位置,就是因为她的自律。昨天,姐姐还在家族群里发了习大大吟诵的诗句:“我家洗砚池边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。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”

弟弟包了个工地,自己累得跟个驴似的,旁人都说要他找人帮忙找找关系,弟弟挺起腰杆说“我要那样做,那当年就白跪了。”

我经常教导孩子们:“自己的东西保护好,别人的东西我不要。”我要将这份美好一代一代地传承。

推开窗,仰望星空,感觉满天的星斗都是父亲凝望我们的眼神,严肃、清澈、透明。株洲市云龙示范区  倪锐 

来源:本站原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