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清风株洲网 >> 互动交流 >> 创作展演 >> 浏览文章

【文学作品】“牛人”

发布时间:2017/9/4 8:36:20 点击数: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在牛郎山县“牛郎山中学”的同一班上有两个知名的“牛人”,二人同姓刘,因为各有“牛气”的一面,同学便将“刘”唤作“牛”,一个是以挥金如土著称的“牛公子”,一个是以痴迷学习著称的“牛呆子”。

“牛公子”虽然成绩总排倒数,但仪容俊朗,风度翩翩,不乏明星派头;令同学可望不可及的名牌货、奢侈品、限量版不少;常有几个“铁粉”前呼后拥着在县城最豪华的场所出入,通常每月消费34万元。尽管他外表张扬,却从不跟外人透露自己的家庭背景,大家认定他就是个富家阔少。

而“牛呆子”则是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学霸,成绩总是排全年级首位;他身体清瘦,衣着简朴,平日里深居简出,从不乱花一分钱;家里穷得常常交不起学费,是村里和学校重点帮扶的对象。

故事中还一个不能不提的人物,就是与“牛公子”相交甚密、形影不离的“富二代”名叫傅豪;他低调沉稳,从不显山露水,默默地充当着“牛公子”的“铁杆跟班”。

“二牛”虽同处一室,平日少有交集,却也相安无事。话说有一日,一帮同学又在向期中考试中高居榜首的“牛呆子”表达“高山仰止”般敬羡之情;一旁的“牛公子”颇怀醋意,想用自己奢华生活的“牛逼”压压“牛呆子”的学霸风头!于是与傅豪一合计,待最后一节课毕,二人换了一身奢华的“行头”, 连拉带拽将“牛呆子”哄到了街上。

“牛呆子”茫然地跟着二人,先是进到一家珠宝首饰店,“牛公子”径直到玉器柜台挑了一款“和田白玉观音吊牌”,问女店员:“这个吊牌折扣价多少”?这时,“牛呆子”瞄见了标签上的价格,完全不敢相信,便凑近了细细地看,栏中清晰印着“¥189999”;他暗暗伸了下舌头,半张着嘴疑惑地看着“牛公子”。

店员扫了一眼满身名牌的“牛公子”,眼光又在他“LV”双肩包上停留了2秒钟,迅速拿出计算器一通点击,满脸堆笑道:“本店给VIP客户是八折,小帅哥眼力不凡,这可是收藏级高档饰品,如果诚意要买,就给你VIP的优惠,算下来是151999元,这可以吧”!

“牛公子”略一沉吟,抬手对店员道:“稍等一下”!又侧身对一旁的傅豪低声说:“你卡里有多少”?傅豪扯着“牛公子”挪向一边小声说:“你刷就是咯,正好我爸跟我讲过,他公司除了给你老爸股份之外,今年还另给你20万的股份红利呢,这就算我先替他付帐好了”!说完,二人一起刷卡付款,拿了票据和一个精致的小包装盒,傅豪便将白玉吊牌挂在“牛公子”脖子上,打量一番后,竖了竖拇指,朝着在一边浏览商品的“牛呆子”甩手示意,走出了店门。

三人随即来到步行街,“牛公子”率先走进了一家雅致的酒吧,女郎热情地招呼着领到靠里面的隔间坐定。“牛呆子”第一次进酒吧,拘谨地四处打量,只见前厅有个小平台,一个身着白底蓝花长裙的女孩正悠扬地弹着钢琴,厅中三三两两分散坐着几拨客人,对面墙上挂着一台超薄电视机,正播放着央视最火节目《诗词大会》┈┈

“牛公子”利落地点了单,酒吧女郎也利落地安置到位。一瓶洋酒、几碟西点小吃,着实让“牛呆子”开了“洋荤”,被动地与那二位碰着杯,慢慢抿着不如家中自酿米酒柔和的“XO”,待半杯下肚,“牛呆子”踉跄着到卫生间“哇哇”地吐了一回,便瘫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看电视。

牛公子看了一眼似睡非睡的“牛呆子”,举起酒杯对傅豪说:“谢谢哥们雪中送炭哟,也向老叔致意”!傅豪赶忙摆手道:“没有县长伯伯的照顾,我老爸就没有今天哩”。二人相视一笑,碰杯尽饮。

“牛呆子”朦胧间到二人刚才的对话,心里嘀咕道:难道当今的刘县长是“牛公子”的爸爸?还以为他是个“富二代”,原来却是个“官二代”呀,难怪他比傅豪“牛气”得多呢!

正琢磨间,忽得电视里传来省新闻频道主持人的播音:“省纪委今天发布通报,牛郎山县委副书记、县长刘智得涉嫌严重违纪,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┈┈”。

酒兴正酣、满脸通红的“牛公子”和傅豪也无意间到了这一如雷贯耳的消息,傅豪张着嘴半天才“啊?!”了一声,“牛公子”则大惊失色道:“完了,完了,这下全完了”!(荷塘区纪委  何家辉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来源:本站原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