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清风株洲网 >> 廉政教育 >> 家风家规 >> 浏览文章

【家风】谭震林:言传身教 两袖清风

发布时间:2017/5/24 9:49:04 点击数: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谭震林他虽然身居高位,从不以权谋私,几十年身为副国家级领导人家里却没有一人当官。

求知若渴,学无止境

在儿女的眼中,谭震林既有丰富的实践经验,又有很高的理论水平。只上过几年私塾的谭震林,在他早年的一篇自传式文章《我的学徒生活》中,他回忆道:他白天在店里干活,晚上还抓紧时间,在煤油灯下看各种各样的书籍。那些书多半是旧小说。他晚上从书架上把书拿到手,在第二天一清早就悄悄地放回书架子上去。即使没有看完,也只能到第二天晚上再偷偷去取下来接着看。他看书的时候,要十分小心保持清洁,不发生一点折皱损伤,只有这样老板才会看不出来。

60年代,党中央号召他们这层领导要学点外语。当时谭震林已60多岁,但他还顽强地从A、B、C念起,用他那浓重的乡音读单词、念句子。这种求知若渴的学习精神伴随了谭震林一生,也深深影响着他的儿女。

艰苦朴素,严于律己

解放初期,谭震林多次强调:“我们今天是接管杭州,不是钻进杭州!”“我们同旧人员接近,要向他们学习的是技术,而不是腐化生活。”不论是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,还是欣欣向荣的建设时期,在餐桌上,只要有豆豉、辣子这样的家乡菜,他就很高兴。跟随他多年的炊事员胡阿三很感慨地说过,首长最好照顾。

谭震林身边总有一个针线包,每次做衣服裁剪下来的零料,他都要一一包藏起来。到时候有人要用时,他便会帮着在所藏的包里找出一小块一小块的零料来。

谭震林家有一把用来待客的茶壶,盖子不慎摔破了,工作人员提出换一只壶盖,而他不同意,说:“用胶布粘一粘还可以用嘛!”就这样,这只茶壶盖换了几次胶布,一直用到他去世。

公私分明,约束家人 

建国初期,谭震林担任浙江省委书记、省人民政府主席和中共华东局第三书记。分别20多年的几个兄弟先后与谭震林联络上了。老四谭云,解放前被抓壮丁在国民党军队干了10余年,1949年杭州解放时他随部队起义。谭震林根据党的政策,安排他到一家工厂当工人。弟弟不同意,要求到公安部门去当干部。谭震林严肃地说:“你不能搞特殊,按规定当干部不行,当公安干部更不行!”

谭云见当“官”的要求没有被答应,回去以后又和军管会的同志大吵了一场。军管会的领导向谭震林作了汇报,谭震林拍案而起:“你们给我把他关起来!”后来,谭云向兄长承认了错误。不久,军管会按照谭震林的要求,把弟弟安排在某工厂当工人,一直干到退休。

部队刚刚进,他的孩子还小。小孩上幼儿园,与他上班同路。本来也是可以顺路用车带去的,但他绝不让用小车接送,坚持要工作人员用三轮车接送,即使下雨也不准用小车。解放初期在杭州是这样,后来到了上海、到了北京仍是这样,公私分明。

谭震林大女儿刚参加工作不久,单位要求登记父母的级别和工资待遇,因为不知道,他便回家去问题父母。谭震林顿时板起了面孔,斥责道:“你问这些干什么?”据他的儿女回忆,谭震林常对他们讲:一个人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,是好是坏都是你们自己的事。

1982年,谭震林80寿辰之时,弟弟谭德尘特地赶往北京看望。他发现哥哥和嫂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儿女又都不能在身边照顾,便主动提出,让自己刚刚高中毕业的孙女进京服侍,谭震林当场应了下来。第二天一大早,谭震林突然改变了主意,他对弟弟说:“七弟,我们就算要人服侍,应该由组织上安排,我们不能自己安排自己的亲人,别人不清楚,还认为我们是想把侄孙女通过这个渠道转城市户口呢。”

谭震林的几个子女,也没有一个当官、发财的;“最有出息”的,当是长女谭泾远。她在60年代从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系毕业后,长期在科研单位工作,1980年才调入中国科协工作,不是去机关,而是中国科技馆;1992年才被组织上安排为科协综合计划局局长。此时,谭震林已去世近十年了,对此谭震林一个女儿说:“只要我爸爸还活着,我大姐是不可能当局长的。”谭家“次有出息”的,当是儿子谭晓光。他是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的毕业生,一直在北京市气象研究所当研究员,中央气象局多次要调他去,他都没去,退休时还是研究员,但是国家级气象专家,成为全家人的骄傲。其他四个子女,也都是学技术的,无人当官。(攸县纪委) 

参考资料:《回忆谭震林》(主编:金治,出版:浙江人民出版社)

          《情系桑梓》(编:中共攸县委员会,出版:光明日报出版社)

来源:本站原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