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清风株洲网 >> 工作动态 >> 调查研究 >> 浏览文章

不可轻视的基层政务失信问题

发布时间:2017/5/3 16:59:53 点击数:收藏】【关闭窗口

一、基层政务失信的表象

基层政务直接面对广大人民群众,与群众利益息息相关。政务一旦失信,如果控制乏力,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,煽动公众不满情绪,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,危害极大。基层政务失信主要有以下表象。

(一)朝令夕改,反复无常。一些地方政府在下发文件、出台政策时,没有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,随意性很大,朝令夕改,甚至自我矛盾,让社会公众无所适从。2013年和2014年,杭州市、深圳市均曾通过官方发言人对外宣布不会“采取行政手段控制小汽车数量”,然2个月之后,两市都发布文件通告“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”。 2015年,河北沧州市发文称“在90个工作日内对购买新能源电动汽车每车定额补助15万元”,但240名车主一年以后都未领到一分钱。今年一些地方政府下文 “取消公务员休假”,红头文件刚到基层又突然宣布“文件被取消”。

(二)隐瞒实情,忽悠民众。一些地方发生负面事件后,基层政府要么“三缄其口”,要么“矢口否认”, 导致谣言满天飞,待到真相大白之际,才改口“承认”。这种“先否后认”,是对公众知情权的漠视,是极不负责任的毫无诚信的行为。轰动一时的“躲猫猫事件”就是典型案例,2009年云南晋宁男子李荞明在看守所被施暴身亡,当地公安机关却给出“因为与室友玩躲猫猫游戏时受伤身亡”的答案。2013年海原县公安局官方回应“在宁夏中卫市海原县李旺镇高速路口附近,遇交警查车罚款、动手打货车车主”是“无中生有”,不久后承认“警察有过激行为”。2005年吉林省一化工厂爆炸引发松花江水体严重污染,吉林方面无视群众健康,竟宣称入松花江的污染物流“低于国家限制的标准”,事件引起国务院重视,半个月以后吉林方面的领导才出面“道歉”。

(三)言而无信,空头支票。一些基层政府在招商引资、市政工程建设领域,无视事先承诺,无视生效合同,把承诺和合同当“儿戏”,公然违约,侵害了民众的合法权益。1995年,黑龙江兰西县政府向全县47万百姓借1323万修路款,并承诺“三年偿还”,20多年过去了,至今未还。1996,江苏省盐城市政府向百姓“借款”1.1亿元修建新长铁路,约定12年还清,也是20年未还。工程老板杨永2009年到2012年间在安徽萧县承接了5个市政基建项目,项目竣工验收后,当地政府却没有一项按合同拨付工程款。

(四)漠视法律,拖欠债务。一些基层政府官僚主义盛行,个别公务人员以“官老爷”自居,在经济关系上不讲信用,习惯于“打白条”,甚至拒绝执行生效的法院调解协议和判决,长期拖欠债务,一幅“你奈我何”的“老赖”形象。河北邢台市1999年规定“引荐外商投资可按投资额的1%-2.5%提取奖金”,市民韩杰2003年引领港商投资建厂,政府却不按规定支付1650万元奖金,韩杰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胜诉,邢台市政府却拒绝执行法院的判决,致使这笔奖金成为永无兑现的“空头支票”。广东英德沙口镇政府于1997年与湖南投资人陈峙楚发生数百万元的债务纠纷,20年来却一直恶意拒绝执行法院调解协议,致使投资人濒临破产。辽宁省长甸镇政府拖欠周胜喜债务从1997年至今近20年,本息已经达到3700万元,总以没有财产为由阻碍法院强制执行,今年已被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“黑名单”。

二、政务失信的成因

纵观当今社会,政务失信已经不是个案现象。失信行为虽然原因各异,但存在共性因素,主要是施政人员在行政过程中或能力不足,或私心严重,或心存侥幸,造成政务失信行为的产生。

(一)形象挂帅,“迷信数字出官”。有的官员和部门奉承“官出数字,数字出官”的逻辑,把主要精力用于劳民伤财的“形象工程”,搞政绩造假,欺上瞒下,重大事项的决策不取公众和专家的意见,不做详尽的调查和周密的论证,违背决策程序,造成社会公众对政策的不解或误解,甚至造成重大损失,致使产生“一届领导班子的政绩,几届领导班子的包袱”现象,如王怀忠幻想把阜阳建成“国际大都市”;也有的无视法纪法规,强制摊派集资,增加群众额外负担,如黑龙江兰西县向全县群众“借债”修路。

(二)能力不足,“长官意识浓厚”。一些干部高高在上,群众观念淡化逐步,滋生官僚主义,“长官意识浓厚”。他们不认真学习理论政策,不结合实际深入思考问题,对上级精神学不深、吃不透,对本地区发展情况更是说不清、道不明,对群众呼声一无所知,对群众利益漠不关心,习惯于老办法想问题,一旦面对新情况、新问题,难辨轻重,顾此失彼。有的搞愚民政策,说假话,捂盖子,忽悠民众,如松花江水污染事件。有的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”,搞“拍脑袋”决策,导致了发生重大社会事件,如江西宜黄强拆事件。

(三)明哲保身,“新官不理旧账”。一些领导干部奉行“明哲保身”哲学,缺乏担当精神,抱着“多干多错,少干少错,不干不错”的心态,打起了“太极拳”。有的不愿面对当前问题,幻想“问题会自生自灭”,不敢揭盖子、亮伤疤,致使问题越来越严重,如山西黑砖窑事件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。有的不敢碰遗留问题,绕着走,“新官不理旧账”,致使老问题长久不能得到解决,如长甸镇政府拖欠债务长达20年。

(四)追责乏力,“换件马甲复出”。一些政府部门的职能分工和岗位责任制不够完善,职责不够清晰,出了问题可相互推诿,难以明确责任部门和责任人。追责乏力,致使官员带病提拔、问题官员“异地复出”、免职官员“带薪休假”等闹剧屡屡上演。有的抱着法不责众心理,打着“民主集中制”的旗号,出了问题由“班子集体负责”,如邢台市政府官员换了一轮又一轮,“1650万元招商引资奖”无人负责解决;有的出了问题忙着找靠山、走关系,拍屁股走人,如上海静安大火事件后,两名被问责官员半年不到就悄然“复出”。

三、防止政务失信的措施

当前诚信缺失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发展的一大毒瘤,加强社会诚信建设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危机关头。“善禁者,先禁其身而后人。”政府应从自身做起,加强制度建设,健全机制,防止政务失信行为泛滥。

(一)推行政务公开,建设透明政府。推行政务公开,坚持公正、公平、公开的原则,做到行政权力运行机构及其人员公开、信息公开、规则公开、程序公开、依据公开、过程公开和结果公开,最大限度地制约和消除某些机构和官员弄虚作假、徇私枉法、暗箱操作等不法行为。

(二)建立诚信档案,强化诚信意识。“为政之道,首在用人”。公务员作为行政行为的具体实施者,直接代表政府形象。建立公务员诚信档案,构建诚信查询系统,做到资源共享,把公务员诚信档案作为评优选先、政绩评价、干部选拔的重要依据,从而强化公务员的为民意识和诚信意识,使其“常修为政之德,常思贪欲之害,常怀律己之心”。

(三)完善监督制度,规范权力运行。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。要“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”,还要“扎进笼子的门”。不但要加强党内监督、行政监察和审计监督,健全和加强人大监督、司法监督,更要拓宽和畅通社会监督渠道,充分发挥媒体监督、群众监督作用,构建起一道强大的监督之网,确保权力规范运行。

(四)健全追责机制,加大追责力度。“动员千遍不如追责一次”。追责机制不健全,惩治力度不够是造成政务失信的重要原因。建立健全的行政责任追究机制,明确岗位职责和责任主体,把失信的惩戒责任切实落到具体施政人员头上;建立健全行政赔偿制度,决不能让失信制造者逃避责任,逍遥自在,必须担负赔偿责任,提高失信行为成本。逐步建立“有权必有责,用权受监督,失信要追责,侵权要赔偿”的社会诚信环境。

如果说社会诚信缺失是一条河的话,那么政务失信就是整条河流的“源头”。 治污必须从源头开始。“政者,正也。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?”政府必须从加强自身诚信建设做起,以上率下,把政务失信行为的影响控制在最低点。(炎陵县纪委  罗建群)